报告称政府医疗投入80%为党政干部服务

这篇文章转过来,不是为了留给自己看,而是为了警示!或许等我老了之后,看到这篇文章会莞尔一笑!


  卫生计生委近期启动了“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”,几位主要负责官员先后赴各地方就医改及看病难、看病贵等问题开展调研。
  8月26日,微博实名认证为“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”的章蓉娅就积极配合“党的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”,在微博上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了一条“实名建议”:取消卫干门诊和高干保健。
  该建议迅速引起热议。此前,不少地方豪华的干部病房被曝光。而新华社在调查领导干部职务消费时发现,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高达300万元。而山西某三甲医院副院长表示,“公费医疗造成的浪费不亚于餐桌上的浪费。”
  自新医改启动以来,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贵就是改革的重要目标。
  近期,先后有广东、北京、海南等地的卫生行政部门官员,“体验”、“暗访”本地大医院的看病难问题。而在医改进行四年以后,各地所反映出来的看病难问题依然突出。广东的结果是整个流程一小时二十分钟,医生问诊三分钟;北京的结果是排队一小时,没有挂上号;海南的结果是候诊超过两小时,问诊不足五分钟……
  在普通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大背景下,个别领导干部在医疗花费、待遇等方面的“超常”状况凸显了现行医疗服务体系中公平性问题,也加剧了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的问题。
  针对某地3.5亿元建干部病房的事件,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曾发表个人观点指出,为什么我们公立医院改革总踩不到“医改”的拍子呢?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最大的贡献应该是:公平!而不是特权!
  公立医院改革是新医改中的焦点,公益性则是改革的基本方向。不过,尽管众多公立医院大都承担着干部医疗保健方面的工作,但在公立医院改革的争论中,干部医疗的问题却很少被提及。
  2006年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披露中科院调查报告的数据,政府医疗投入的80%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了。但在此后,官方则很少再具体披露此类数据。
  这也使得公众很难了解干部医疗的具体情况。而该问题涉及公立医院服务结构的调整、医保制度的改革等等公立医院改革的诸多方面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  对于在此时向卫生计生委提出这样一条建议,章蓉娅在微博中表示:“让广大卫生系统的干部和国家副部级以上的官员真正深入群众,和广大普通患者一道深切体会看病难,这或将帮助他们懂得到底该为群众做点什么。”
评论 (0) 分享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